臨沂翻譯公司,臨沂翻譯機構,臨沂英語翻譯,臨沂韓語翻譯,臨沂翻譯中心,臨沂翻譯服務

臨沂翻譯公司 臨沂翻譯公司 臨沂翻譯公司
123

尋求友誼的電影藝術家

藝術與友誼,東西方的交流,這是讓·安東尼終生孜孜不倦奮斗的事業,即便因病痛折磨,已經不能親自動筆時,他仍在助手幫助下口述自己的天啟心路歷程。不幸,5月20日死神奪去他的生命,在從巴黎寓所急送醫院后,他停止了呼吸,享年85歲。

  讓·安東尼堪稱一位博雅的藝壇秀士。他一貫站立寫作,平生對歐洲文學、繪畫、音樂、舞蹈和社會文化的研究,及其在東方的傳播所作的貢獻,非一日能全盤歸納詳盡。對我來說,印象最深的還是,他作為比利時藝術家對中華文化的敬仰。在其布魯塞爾寓所里,他一直珍藏著一幅中國《群仙圖》古畫,久久不肯轉讓給歐洲古董商,期望讓它有朝一日回歸祖邦。1978年,他拍完文學紀錄片《托爾斯泰》后,初次訪華,接連游覽北京、杭州、蘇州和桂林等城市,尤其對桂林山水著迷。他曾風趣地贊嘆:“人稱‘看了威尼斯,心方死’,我去過那座水都,心也沒死。依我看,只有觀賞了桂林奇景,才死而無憾!”翌年,他帶著攝影機再度赴華,西行至半坡遺址和西安碑林,取景中國文化勝地,還拍下頤和園、故宮、天壇、十三陵等奇絕古跡,攝制成了兩集大型紀錄片《遠古中國》,成為繼伊文思之后,最早到中國拍攝、介紹新中國的西方電影藝術家。

  1980年10月3日,《遠古中國》在布魯塞爾電視臺首映,博得觀眾熱評。1982年5月,比利時國王博杜安訪華,讓·安東尼專程從巴黎趕回國,跟布魯塞爾廣播電視臺聯系,安排重播了《遠古中國》,讓更多歐洲人客觀了解一個偉大東方國家,促進比中兩國人民的友誼。

  讓·安東尼拍攝了大量各藝術流派畫家的生涯紀錄片,其中有羅伊·利希騰斯泰、馬塞爾·杜尚、博特洛、西蓋羅斯、馬格利特、彼埃爾·阿列欽斯基、安迪·沃霍爾等。出于中國“情結”,他籌拍“中國旅歐畫家”,為此竭力尋找中國畫家沙耆在比利時作品的下落。他了解到,沙耆在異邦水土不服,曾流落比利時一個偏僻鄉村,孤苦伶仃,乃至患精神分裂癥。他搜集收藏沙耆的畫作,掛在自己的工作室里,多次寫信與沙耆國內的親屬聯系,表示愿幫助他們到比國了解情況。收到對方復信,他殷切期盼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讓·安東尼為人謙和,態度審慎,十分尊重客觀事實。他攝影采訪拍片時,毫無虛飾假象,總是忠實采納被訪者的原話,盡量直接呈現當事人的聲影。他是最后一個造訪茅盾,真實介紹一位中國文壇巨匠遲暮心態的西方攝影家。

  讓·安東尼不尚繁華,不習浮艷。他的采訪蹤跡遍及全球,閱世頗深。在上世紀80年代,他不無感觸地嗟嘆:“一些虛榮自負的藝術界人士,讓人膩味。他們想象整個世界都在圍著自己轉悠!”作為一個藝術家,他追求藝術的真諦,尤其突破了歐洲文化中心主義的樊籬。除了中國文化瑰寶以外,他最早介紹的是古埃及文明、印度舞蹈、朝鮮道教和日本浮士繪。他對日本當代作家井上靖尤為崇敬,1989年特地到其東京宅第登門拜謁。由他日本血統的妻子舟越茉莉出面訪談,自己親手攝錄,拍成關于井上靖的文藝片《回憶蹊徑》,在法國電視二臺播映,影響波及六角國城鎮街巷。井上靖是中國人民的真摯朋友,著有《孔子》《敦煌》《絲綢之路》《樓蘭》《楊貴妃傳》和《昆侖之玉》等多部取材中國歷史的作品,故而也引起法國華人的濃厚興趣,一時成為僑界的熱門話題。

  讓·安東尼于1930年生于布魯塞爾,巴黎大學畢業。早年,他在祖國創立“城邦劇社”從事戲劇,后專注于文藝紀錄片拍攝,風塵仆仆會見米羅、畢加索、保羅·克利和高科多等諸多畫壇已成名的探索者,拍攝了約300部藝術影片,曾獲巴黎藝術節獎。

  1963年,他到紐約接觸美國年輕的波普藝術(Pop Art)流派,返回歐洲又跟“新現實主義”群體過從,從此立志于傳播波普藝術,將其置于他整個社會文化生活的核心。在他眼中,波普藝術是對“抽象藝術專制”的抗衡,一種反映街巷普通人群真實生活的“新藝術層面”。他的前妻,有“那慕爾的維納斯”譽稱的艾沃琳·阿克塞爾,正是在他的激勵下成為一顆歐洲“波普”形象藝術璀璨的星辰。可惜其壽弗永。伊歿之后,巴黎、倫敦、布魯塞爾、米蘭、科隆和巴塞爾等歐洲都會,相繼為這位“波普藝術美神”舉辦了作品回顧大展,給讓·安東尼以莫大慰藉。

  2001年,巴黎蓬皮杜文化藝術中心舉辦“波普歲月展”,法國著名電影制片人彼埃爾-安德烈·布當特邀讓·安東尼放映他拍攝的“歐洲波普藝術巡禮”,為在英國和比利時方興未艾的這門繪畫藝術添彩。女記者伊莎貝爾·德·維思舍赫-勒邁爾觀后撰文稱贊“影片新穎坦誠,極具時代氣息。它令觀眾會心得意,激起人們強烈的藝術欲望”。

  讓·安東尼是一位文化藝術知識極其淵博的智者。1983年,我在新華社《瞭望》雜志上撰文介紹了他對中國人民的友情。爾后彼此數十年交往,二人品論古今云霞。我在學術研究上從中得到諸多啟迪領悟,受益匪淺。正是由他引見,我會晤了法國著名女作家多米尼克·羅蘭,結識了巴黎文壇怪杰瑪塞爾·莫羅,了解了西默農和埃爾熱等文化人士,走進了異邦文苑。讓·安東尼始終對中國懷抱熱忱,他深情回憶說:“我在上海黃浦江港口跟一些挖泥船員接觸,感到中國普通勞動者的純樸和好客,談吐自然,無拘無束,全然不像西方有些人恣意歪曲的那般。”一次,他跟茉莉請我和妻子董純在巴黎大清真寺午餐,言談間對法國媒體表示憤懣,謂曰:“他們習慣當教師爺,執拗于意識形態,心存偏見,成天價詆毀中國,實實有違新聞道德!”深于情分,斯言誠然。

  “安東尼去世了!”茉莉本周三突然來電話,悲凄地弱聲告知我們,“他去世前幾天還念叨你們,說你倆是文化的傳播者,令他欽佩,每回見面都感到無比歡愉。”我乍一聽,欲言相憶又止,只勸茉莉節哀,自己卻泣下交頤,不能自已,頓悟跟讓·安東尼已成永訣,自此不復見他和藹可親的笑容,聆聽其溫文爾雅的言語了。茉莉說,5月24日在巴黎先賢祠旁的山岳圣艾蒂安大教堂為讓·安東尼祝圣,然后送逝者托體拉雪茲神甫公墓。

  盈虛有數,世事難料。讓·安東尼之逝,我們一時無奈,唯有屆時前去墓地,在下葬那一刻往墳穴里擲一朵紅玫瑰,附奉中國宋朝鮑照詩《簫史曲》末尾兩句“身去長不返,簫聲時往還”,借以寄托哀思。(沈大力)

分享到:

在線客服

QQ客服一
在線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線客服QQ1097430389
QQ客服三
在線咨詢
(*^▽^*)MG钻石谷怎么玩容易爆分 天涯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江苏麻将淮安下载安装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百度 福建31选7复式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东北麻将打法和规则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血流成河 体彩排列7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几点开始 重庆快乐10分预测 宁夏11选5玩法 今天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手机新浪围棋 星晨哈尔滨麻将东北 nba步行者特纳